您當前位置:非主流 » 非主流句子 » 摘抄 » 《其人如天》好詞好句摘抄 » 正文

《其人如天》好詞好句摘抄

編輯:非主流 | 分類:摘抄 | 發布時間:2017-03-03
本書讀史記,直接觸及歷史人物的魂魄,讀來令人心曠神怡。
作者如同司馬遷及其筆下人物的知心人,經他勾勒,劉邦、項羽、張良、韓信、蕭何等一代豪杰便仿佛有血有肉活脫脫地來到今天;作者從他們身上發現的生命氣象又著實給人新鮮感,仿佛我們今天才識得他們的真容。劉邦表面上無賴輕慢,內里的伸縮自如卻是王者風范;項羽外表上蓋世無雙,負才任氣卻是他英雄氣短的原因;張良的從容有余令人遙想不盡,相較之下,韓信的自矜倨傲就顯得格外刺眼……
當我們觸摸到這群古“漢”人敞亮飽滿的魂魄,再看歷史會感到格外真切,我們自己也能從中找回中國人該有的生命氣象。
“今天讀到仁明寫的這本書,真的有一種魂兮歸來話史記的感覺。……仁明要告訴我們的是,原來漢人的真容就在《史記》里。”——詩人楊鍵 推薦
人有限,天無限;無限就不好說,更不好理解。正因如此,在司馬遷的筆下,劉邦的形象既復雜又令人疑惑。世人讀之,或不屑、或憎惡、或詫異、或歆羨、或佩服得五體投地,就端看讀者自身。有極度佩服者,譬如石勒。石勒曾經為奴,日后卻奄有江山半壁;不識字,但一聽聞酈食其大封六國后代的餿主意,就替劉邦著急;隨后,又聞聽張良勸阻,沛公也幡然改正,他不禁又撫掌稱好。這么個石勒,不直曹操、不直司馬懿,覺得欺人孤寡,終究不夠磊落;他看劉秀還行,聲稱若彼此相遇,“當并驅于中原,未知鹿死誰手”;獨獨劉邦,他死心塌地地服氣,“若逢高皇,當北面而事之,與韓(信)彭(越)競鞭而爭先耳。”

《史記》記的是兩千多年以前的中國古人,通常,古人越古,越有元氣;古人越古,也越有看頭。因為,他們的氣象大,他們離天近。

劉邦不是英雄,因此,他不會英雄氣短。他屢戰屢敗,敗了,既不慷慨,也不悲歌;他敗了,再狼狽、再不堪,也不過就是一敗。他從小無甚“出息”,也少受“稱許”,老爸數落他,蕭何取笑他,岳母也瞧不起他;他不是人中豪杰,也不是俊彥之人,他一向鮮被認可,因他所立之處,乃“天人之際”。

明明,這幫人經歷了戰國末年的兵連禍結、生靈涂炭,隨即,又遭逢秦代的嚴刑峻法、殘酷暴虐;那苦痛與磨難,相較于近代中國,恐怕是不遑多讓吧!可怪的是,偏偏他們既不憤、又不戾,身上沒半點傷痕,也幾乎沒有佛家所說的那個“業”字。

比起文章,更不容易、也更邀天之幸的是打天下。譬如劉邦,劉邦在恍然有思之際,提三尺之劍,斬當徑之蛇;起義后,雖處險絕,總仍神志清明,應機決斷,終究化險為夷、絕處逢生,開創了四百年的大漢江山;至今,我們自稱“漢人”,說著“漢語”,寫著“漢字”,遺澤兩千余年呀!史記寫這樣的王者,正是高手寫高手。認真說來,那是“究天人之際”的司馬遷談著“立于天人之際”的劉邦,棋逢敵手,精彩呀!

中國有句老話,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”;文章也好,書法、音樂也罷,只要是絕佳之作,好極,妙極,一旦達到了絕對,那都是高手假借了上天之力,在神志清明之時(譬如王維寫《辛夷塢》),抑或恍然有思之際(譬如王羲之的《蘭亭集序》),剎那間,間不容發,遂偶然得之!人有限,天無限;以有限之人力,創造了圓滿自足、無可增減的無限作品,此之謂“天幸”!這些高手,在邀天之幸的當下,恰恰就立于“天人之際”。

這群沒“業”、沒傷痕的人,經歷過那樣的時代,仍然一徑地光朗朗、明亮亮,一個個,精神奕奕、氣象非凡。
我總覺得,正因這群人不受時代所束縛,明亮爽快、不見傷痕,才會有日后亮堂堂的四百年漢家歲月。

英雄氣所及,即使項羽身旁的美人虞姬,一側的駿馬烏騅,至今都仍歷歷鮮明。項王雖兵敗自刎,但那慷慨激烈、豪氣干云,不僅讓敵手劉邦為其發哀、泣之而去,即使千載后人,讀之,都不免要悲歌數闋的。

他雖“仁而愛人”,同時卻又好狎侮人;他入關中,盡得人心,關中父老,人人“唯恐沛公不為秦王”,然而,但凡人情所不能舍者,他又是其人如天,盡可一路拋卻。劉邦是,兵敗,父母妻子皆可棄。

世人多以成敗論英雄,但司馬遷游于天人,當然另具只眼。他既不成王、亦不敗寇。他為失敗者項羽立傳,且立傳于本紀。不僅如此,他還讓項羽的英雄形象遠遠壓倒劉邦,而且,綿亙千古。

查看更多的相關內容>>

摘抄

摘抄推薦

最新摘抄

欄目推薦

美女捕鱼短视频在线观看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 时时乐和值走势图 摆十三水必赢摆法 广东时时账号注册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 龙江快乐时时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正版现 重庆时时彩技巧100% 十期倍投稳赚方案图片 pk